做最好的区块链网

tpwallet钱包最新版本官方下载|5000万美元DAO拨款起争议,披露OP公益基金申请乱象

原文标题:《DAO 拨款争议再现,名侦探 ZachXBT 披露 OP 公益基金申请「乱象」》原文作者:Odaily 星球日报,Azuma

过去几天,关于 DAO 拨款机制的利弊讨论成为了各大去中心化社区内的一个热门议题。

事件的起因为,Bankless DAO近期于Arbitrum治理论坛内发起了一项提案引发了众怒。

Bankless DAO提案的内容为申请 182 万枚 ARB 的预算,用于在未来一年时间内帮助 Arbitrum 进行市场推广。乍一听似乎除了金额略大之外似乎也没什么问题,然而社区却发现,Bankless DAO 此前也曾在Optimism等其他项目论坛内以类似形式发起过同样的提案,且实际推广效果之差相当离谱——拿到了 7 万枚 OP 的预算后,Bankless DAO 并没有用官方账号发布所有内容,而是选择了通过多个小号进行宣发,最低的推广帖子阅读量只有个位数。

于是Bankless DAO 很快便成为了社区口诛笔伐的对象,其行为也被嘲讽为借品牌名声薅项目羊毛,开辟了一种全新的「商业模式」。

事后,Bankless 的两位创始人紧急出面做了大量危机公关,澄清称Bankless DAO 是一个与 Bankless 完全独立的实体,并表示Bankless 并未参与Bankless DAO 的提案。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在Bankless DAO 事件的讨论未歇之时,又有一些关于 DAO 拨款事件的争议再次浮现。

先是Arbitrum 社区发现了生态短期激励计划(STIP)中存在一些小范围造假行为——两家项目Dolomite以及 Umami 申请资金扶持为假,中饱私囊为真。

随后,知名链上侦探ZachXBT 则披露了 Optimism 生态第三轮 RetroPGF 内的一些争议情况。

RetroPGF 系Optimism 的「追溯性公共产品资助程序」,旨在向一些公益性质的项目提供资金支持。第三轮RetroPGF 的拨款总额为3000 万枚 OP,以当前市场价格计算约为 5000 万美元。

ZachXBT 表示,当前RetroPGF 治理投票中排名靠前的许多项目并不是真正的公益性质项目,其中部分项目要不是曾拿到过 VC 的大额融资,要不就是仍未开源,这或将导致OtterScan、BlockScout、Revoke Cash、Defillama、Rotki 等真正的公益性质项目拿不到本该获得的资助。

ZachXBT 还统计了投票排名前 100 的项目中有哪些曾获得过 VC 投资,可以发现其中部分项目曾拿到过数千万甚至上亿美元的融资,部分项目还已发行了代币:

Gelato(融资 1100 万美元,已发币);

Rainbow(融资 1800 万美元);

ImmunFi(融资超过 2400 万美元);

Mirror(融资超过 1000 万美元);

Zora(融资超过 5000 万美元);

Synthetix(九位数的财库,已发币);

Hop(融资 200 万美元,已发币);

Tenderly(融资 4000 万美元);

Snapshot(融资超过 400 万美元);

OpenZeppelin(通过Forta融资 2300 万美元);

Socket(融资 550 万美元);

Alchemy(融资 5.45 亿美元);

Rabbithole(融资 2160 万美元);

根据Optimism 的治理规划,本轮RetroPGF 的投票环节将于 12 月 6 日结束,根据当前的得票情况,上述项目大概率会获得一笔可观的 OP 拨款。

ZachXBT 认为,自己对于上述项目并不抱有任何偏见,但相较于那么纯粹的公益性质项目,上述项目似乎并不缺乏运营资金,因此呼吁各家项目在申请资助时披露资金来源状况。

ZachXBT 的披露很快又在社区内掀起了激烈讨论。一些声音赞同 ZachXBT 的观点,认为已有足够运营储备的项目确实不应该再来「分一杯羹」,甚至开始帮 ZachXBT 查漏补缺;但也有部分声音认为不应该以团队是否拿到 VC 融资作为判断是否具备公益性质的标准,比如OpenZeppelin 和 Forta 虽属同源,但OpenZeppelin 作为独立项目却也可被视为公益性质项目。这些讨论仍在进行之中,感兴趣的读者可以去往ZachXBT 的推文查看更多详情。

综上,从Bankless DAO 的专业薅羊毛,到Dolomite以及 Umami 的涉嫌造假,再到Optimism RetroPGF 的分配争议,上述事件均体现了当前 DAO 拨款机制的一些不足。

站在项目方的角度考虑,DAO 有必要持续性地分发财库储备来支持生态增长,但就目前来看,如何充分审核资金申请,并通过一个较为分散的投票程序让资金实现精准流动,暂时仍是一项艰巨的挑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