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最好的区块链网

tp钱包安卓下载|比特币Layer 2的混乱,其实是件好事

撰稿:Jaleel,BlockBeats编辑:Jack,BlockBeats

对于比特币 Layer 2 的定义,再一次引起了社区热议。

从去年年初的到现在,比特币生态中间经历了几次低潮,火热了快一年的时间,如今似乎正处于一个关键时刻。市场上毋庸置疑的共识是,比特币生态在之后很长一段时间里仍将会是最大的热点。所以现在市场开始在 BTC 生态上寻找新的机会,而国内外不少用户的共识都认为,后期爆发点将会是 Bitcoin Layer2。

因此近一个月里,Bitcoin Layer2 的愈演愈烈,市场上的项目已经不下五十个。争夺 TVL、叠加概念、一天五十倍的涨幅,Bitcoin Layer2 成了如今最卷和最混乱的赛道之一。而让这个赛道出现如此局面的很大一个原因正是:比特币 Layer 2 至今还没有一个被拍板的定义。

谁能定义比特币 Layer 2?

与以太坊 Layer 2 不同的是,比特币神秘的创始人在「消失」之前并没有对比特币 Layer 2 做出过定义。在这个鱼龙混杂的赛道里,究竟什么是比特币 Layer 2?目前社区还没有达成一个共识,不同研究员都有着不同的回答。

《Bitcoin Magazine》的「正本清源」

Bitcoin Magazine 编辑委员会近日在《BITCOIN MAGAZINE EDITORIAL POLICY ON BITCOIN LAYER 2S》文中,澄清了他们对比特币 Layer 2 报道的立场。

其中让社区热议的是,他们对比特币 Layer 2 的三点定义:

1. 使用比特币作为原生资产:Layer 2 必须从根本上以比特币为单位设计,将比特币作为其主要代币或账户单位,或者为系统支付费用的机制。如果它有代币,它必须由比特币支持。

2. 使用比特币作为结算机制来强制执行交易:Layer 2 层的用户必须能够通过一种机制退出系统,不管可信还是不可信,从而将其资金控制权返回到第 1 层。

3. 展示对比特币的功能依赖性:如果比特币网络故障失效,但仍然保持运行的系统,就不是比特币 Layer 2。

成立于 2012 年的 Bitcoin Magazine,可以说是做专注于比特币信息最古老和成熟的信源之一。因此不少社区成员都认为 Bitcoin Magazine 给出的定义是「正本清源」的。

在 Bitcoin Magazine 的定义下,如今市面上「牛鬼蛇神」的比特币 Layer 2 并不能过其「法眼」,社区 KOL 和研究员也发表了自己的看法。

比特币生态知名 KOL 0xSea 表示:「真要严格按这个定义来,市场上的绝大部分项目都很难说是 Layer 2,多数是「侧链」。一层协议 Atomicalsxyz 的 AVM(技术)同时符合以上 3 点,只是没有一条独立运行的链,大概可以称之为 Layer 1.5。」

dforce 创始人 Mindao也认为「比特币杂志作为比特币宣传重要鼓手,发布最新编辑政策,对比特币 Layer 2「正本清源」,开始强调「合法性」。不符合「合法性」的 Layer 2,它们一概不报道。照这定义,大部分只能当土匪了。」

同时Mindao还表示:「这标准说难不难,但做起来,需要经济模型、架构上做很多牺牲,大部分(项目)压根没打算这么做。很多人认为「无主」比特币不应该有正统性之说,但在意识形态上正统性无处不在,无关「有主」还是「无主」。这种「正统性」涌现是很有意思的现象。」

对于 Bitcoin Magazine 严苛的定义,一些社区成员也表达了自己的不满,认为 Bitcoin Magazine 的影响力再大,对 Layer 2 的定义也只代表他们杂志和编辑委员会的观点和意见,无法代表最终决定性的官方定义。

比如 AC Capital 的 GP加密韋馱就尖锐的表示:「Seriously no one cares,Bitcoin Magazine 只是时间长,并不具备 Layer 2Beat 在以太的喉舌作用。」

投了数十个比特币 Layer 2 的 VC 如何定义

投资过数十个比特币 Layer 2 项目的水滴资本创始人大山,在之前的 AMA中,曾对 Layer 2 的定义曾表达过自己的看法。

他认为从广义的 BTC Layer2 上来说,只要消耗 BTC 作为 Gas 或者以 BTC 为底层资产,可以做为 DApp 平台,性能又远优于 BTC 一层,都算比特币 Layer 2。包括但不限于基于 Indexer 的应用平台、EVM rollup、EVM crosschain、侧链、闪电网络和 RGB 等等。

而从狭义的 BTC Layer2 上来说,需要同时至少满足下面两个条件:

1、是否跟 BTC 共享安全。

2、是否抗审查。

详细来说,如果 BTC 宕机了,Layer 2 能不能独活,能独活的最多叫侧链。Layer 2 的节点或者跨链多签是否足够去中心化,比如说 multichain,多签都在自己几个亲戚手里,进了局子用户的资产也跟着没了。

此外大山还提到了符合以太坊社区标准的 BTC Layer2 是除了狭义 Layer 2 的定义外,要再加两条,一层能否对二层的交易做验证,以及一层的资产能否在二层崩溃的时候顺利逃生。

不过当时,大山也表示这仅是他个人的观点,事实上讨论「比特币 Layer 2 的定义是什么」毫无意义。他指出,中本聪并不会亲自出来告诉社区他心中理想的 BTC Layer 2 是什么样的,而且没有任何组织有权利去规定这个正统性。

比特币生态早期 KOL xiyu 也表示:「现在是混战阶段,谁是真的比特币二层,不应该由固定的标准定义,应该由市场来定。这是我在 brc20 上学会的。」

Chaos isn't a pit. Chaos is a ladder.

目前比特币 Layer 2 的方案和形式,可以说是百花齐放,其中沾上 ZK 技术概念的尤其火,这也从另一个层面上体现了比特币 Layer 2 赛道的杂乱无章。

抓马的项目,混乱的赛道

今年一月份,比特币 ZK Rollup 二层方案 SatoshiVM 在推特上引起了热议,其原生代币 SAVM 更是在开盘首日达到近 50 倍涨幅。很多人通过售卖 SAVM 已经赚了数百万美元。

《SAVM 一天涨幅近 50 倍,是谁开发了 SatoshiVM?》

然而在一阵大 KOL 在同一时期推销猛烈的同时,SatoshiVM 却被社区成员爆出 SatoshiVM 团队与 Bool Network 或许是同一团队。Bool Network 曾开发了一个名为 TokenBridge.sol 的 AMT 桥合约,使用相同的函数名称和事件,SatoshiVM 的版本似乎是它的直接实现。

Bool Network 自 2020 年底成立,长期以来一直致力于比特币第 2 层解决方案,并于 2022 年发表了一篇相关学术论文,他们的 Github 组织可以在这里找到。

查看 Bool Network 文档,他们为我们提供了 Sepolia 上 AnchorFactory 合约的地址,显示该系统于 2023 年 5 月部署。而部署 AnchorFactory 的地址和和部署 SatoshiVM Anchor 的却是同一个地址: 0x66feD255e376c5E5495384A8aBc01a1AA65aFE8a。

如果说 Bool Network 仅仅为 SatoshiVM 提供的是技术解决方案,在没有更直接的证据前也能说的通,毕竟 Bool Network 目前专注于比特币验证层,可以服务所有比特币 Layer2。

但抓马并不止于此。

1 月 25 日,为 SatoshiVM 做 IDO 的平台 Ape Terminal 与 SatoshiVM 团队公开吵架,因「利益纠纷」而相互爆光「丑闻」。

一直带头宣传 SatoshiVM,自称 SatoshiVM 的顾问,拥有 50 万粉丝的知名 KOL MacnBTC 向 Ape Terminal 发难,称 Ape Terminal 欺骗了所有人,并不是公平发售,有 20 万个钱包申请参与 IDO,但每次只有 10 名获胜者,而所有获胜者都是 Ape Terminal 团队成员。尽管 Ape Terminal 团队将 IDO 部分费用还给了 Satoshivm 团队,但却通过出售老鼠仓钱包赚取了数百万美元。

《SatoshiVM 与 IDO 平台互掐:10 天造富神话「闪崩」背后真相是什么?》

面对指责,Ape Terminal 发布声明进行反击,称 SAVM 是就由知名 KOL MacnBTC 创立的项目。「SAVM 对于 Ape Terminal 来说是一个苦乐参半的事件,Mac 和他的 KOL 朋友们通过在自己的社区倾销而获利 2000 万美元以上。」Ape Terminal 通过一份 google 文档给出了与 mac 接触的详细信息以及清算代币的记录。

在 Ape Terminal 看来,他们则成为了 MAC 的替罪羊。

对此,MAC 回应称,他自己是 SatoshiVM 团队的顾问,并且与他们密切合作,是把 Ape Terminal 介绍给了 SatoshiVM 团队,然而在 SatoshiVM 团队取得成功后,被断章取义攻击,他并没有抢注流动性,而是另有其人。

混乱其实也是一件好事

SatoshiVM 的抓马事件,被许多人认为这是混乱的象征,但实际上,这样的混乱可能是行业蓬勃发展的前奏。

比特币 Layer 2 赛道一片混乱,就像 2013 年山寨链大量分叉比特币的混沌时期。正是在这种混乱的社区氛围和长达多年的区块大小战争中,作为大区块的坚定支持者,Vitalik 创立了以太坊,为此后公链时代的繁荣打下了基础。

正如在《权力的游戏》中所言:「混乱并非陷阱,而是一条攀升之梯。」混乱本身并不意味着失控或无序,相反,它是一种探索和实践的过程,是建设性发展的前奏。

在任何新兴技术或行业中,共识的确立通常需要经历一段混乱期。这是因为在新事物出现之初,各方都会有各自的看法和理解,需要时间来整合和统一这些观点,形成更为广泛的共识。比特币的 Layer 2 赛道也不例外,当前关于其定义的讨论虽然看似混乱,但却是社区在积极探讨中逐渐趋于一致的过程。这种混乱是发展的必经之路,是从多元观点中提炼出更为全面共识的过程。

目前,加密行业正陷入对比特币 Layer 2 赛道的深度讨论。这种混乱并非负面,而是表明着社区正在努力对这一赛道进行重新审视,反思其中可能存在的「炒作行为」和不实之处。这种自我反思和深入讨论是行业向前迈进的动力,是为了找到其中真正具有潜力的项目,并为它们创造更为有利的发展环境。正是通过这样的深度对话,行业可以在竞争激烈的环境中脱颖而出,迈向更加健康和可持续的发展。

不同参与者在这场讨论中发表了各自独特的观点,包括资本、媒体、项目方以及广大社区成员。这种多元的声音使得讨论更加富有深度,各方能够从不同角度思考问题,为行业提供更全面的视角。虽然在这个过程中会有争论和分歧,但正是这种多元性和冲突,激发了创新和进步。这是一场头脑激烈碰撞的思想之战,是各方通过交流、辩论和合作,逐步形成共同认知的过程。

在这种混乱中,也意味着行业各参与者正在反思自身的角色和责任。投资者思考着如何更理性地进行投资,媒体审视自身在报道中的客观性,而项目方则重新评估项目的真实价值和可行性。这才是行业进步的必要条件和关键一步。

正如混乱不是陷阱而是攀升之梯,比特币生态的混沌也将是一条通往更高层次的发展之路。